移动版

主页 > PT角子机 >

南非本外币评级若降至垃圾级 或失100亿美元基金

  据路透报道,如果南非在财长被撤换引发的混乱局面中失去外币和本币投资级信用评级,那么该国或失去超过100亿美元的基金投资。

  标普已对南非出手。该机构在周一的计划外评估中将南非外债主权评级下调至BB+,较投资级评级低一个级距,也就是进入了垃圾级。该行动导致南非资产遭遇抛售。

  标普称这样做的原因是南非政府内部分歧带来的影响,这种分歧导致戈尔丹被撤换。

  之后穆迪也将南非纳入评级可能下调的观察名单。第三家国际主要评级机构惠誉则警告称,南非总统祖马(Jacob Zuma)的内阁改组加剧了政治风险,并暗示会有政策调整,而这有可能降低该国信用评分。

  如果不少于两家机构将该国评级下调至垃圾级,那么一些被普遍使用的、仅包括投资级别资产的全球债券指数将会把南非剔除在外;而追踪这些指数、或是被禁止投资于垃圾级别资产的基金也将被迫抛售南非资产。

南非本外币评级若降至垃圾级 或失100亿美元基金投资

  “南非的问题才刚开始--在评级调整方面还存在相当的认识不足,”LomBArd Odier首席全球策略师Salman Ahmed称。

  硬币债务评级遭调降的危险前景更加迫在眉睫,惠誉给出的评级仅比垃圾级高出一级,穆迪给予的评级也只高出两个级距。

  但如果三大评级机构中的两家对于兰特计价公债也给予次级投资等级,那么南非在获得融资方面将受到更大冲击。标普给予南非的本币债信评级也只比垃圾级高出一级,穆迪的评级则高出两级。

  迄今为止,主要国际评级机构给出的六个评级(三个主权债评级和三个本币评级)中,只有一个评级已经降至垃圾级。

  摩根大通预估,若南非主要以美元计价的欧洲债券(eurobond)获得垃圾评级,那么被迫抛售的规模可能高达24亿美元。

  摩根大通指出,其中约半数卖压或将来自专注于投资级新兴市场债的基金,另一半则来自全球投资级债券基金的抛盘。摩根大通并称,这个强制出售的预估规模,远少于该行近年来归因于巴西的60亿美元,或土耳其的70亿美元。

  “南非可能引发的卖压较温和,是因该国债券数量较小,因而在广泛采用的全球债券指标中所占权重也较低,而且投资者先前多低配南非债,”该行表示。

  本币债市威胁

  但根据财政部国库署的数据,南非146亿美元的硬通货债务未偿余额,仅为整体政府债务的十分之一,而本币主权债券金额高达1.722万亿兰特(1,250亿美元)。

  瑞银集团(UBS)认为,南非的真正威胁在于本币债券市场。瑞银本周在一份报告中估计,纳入花旗环球政府债券指数(WGBI)的南非债券部位规模约100亿美元。全球约有3万亿美元资金以WGBI为标竿。

  汇编投资级新兴市场公债指数GBI-EM IG-only的摩根大通估计,南非本币债信评级遭调降将导致的指数相关卖压,整体规模最高可能达85亿美元。

  能跻身上述两项指数的决定因素,是穆迪和标普全球对本币债的投资级评级。虽然正式被踢出上述指数或需耗时一年,但很多基金可能会提前抛售债券。

  Oxford Economics的资深分析师Nafez Zouk称,实际上评级被下调至垃圾级的国家--即所谓的“折翼天使”--往往会发现,他们将迎来追求更高收益、更喜欢投机的另一类投资者,这可在一定程度上抵消被指数除名的影响。

  换言之,这些债将会是矬子里面拔将军。

  一些专注于新兴市场的基金经理正在等待这样的机会。

  “(南非的)局势的发展相当不利,这种状态肯会保持到南非政局改善,而这大概还需要几年时间,”安石投资管理公司(Ashmore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新兴市场基金经理Jan Dehn称。

  “即便是像南非这种信用评级逐渐恶化的情况,资产价格相对于风险而言也会进入超卖区域...如果价格跌到位,相对于风险而言已经超卖,那么显然买进的机会就来了。”